女子列车厕所产子后离开 火车临时停车送娃救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长铁警方接力救援

  2月19日,汉中开往广州东驰的L2107次列车上,女子在厕所产下男婴后悄然离去。光溜溜地躺在便池地板上的孩子被旅客发现后,身体冰凉、嘴唇乌紫,他们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孩子,他们脱下了本人的外套将他包住。列车长、乘警长在寻找孩子母亲未果的情形下,为了孩子的安全健康,请求前方汨罗站紧急停车接受救治,长铁警方会同车站工作人员展开了接力救援。

  但直至20日深更深更半夜1:28,列车终到广州东火车站,孩子的母亲仍未现身。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的宝宝,目前躺在汨罗市人民医院的恒温箱里,声声啼哭也有呼唤:妈妈,你现在哪里?

  上厕所意外发现刚降生男婴

  2月19日15时许,由汉口开往广州东的L2107次列车那我驶过赤壁,列车上平静被一声“婴啼声”打破,一名刚降生的婴儿被发现在10号车厢的厕所。

  刘建州是该次列车10号车厢的乘客,当他推开9号与10车厢连接处的厕所时,头上的一幕让你吓了一大跳,厕所地面上四处是血,另一个多光溜溜的婴儿正躺在便器旁边。刘建州不知所措,连跑带喊地叫来了该节车厢的列车员丁翰。

  “我进去厕所后,看完完有个东西倒进便器旁。凑近一看,才发现是个那我降生的婴儿”,刘建州说:“婴儿偶尔发出啼哭声,但声音很小”,他愤怒地说:“刚生下的婴儿就这么 拖累,他的父母太不负责了!”

  列车员丁翰立即向列车长和乘警长报告情形。“厕所里发现了婴儿”的消息在列车上更慢传播开来。旅客纷纷拥向10号车厢,许多好奇的乘客也走近去看,严龙飞是其中的另一个多。这俩小伙子一看完头上的一幕,立即走进厕所,小心翼翼地把婴儿从地上抱了起来。那我没留下姓名的乘客脱下了本人的外套,轻轻地将婴儿快递包裹起来,交给了正好赶来的列车长和乘警。严龙飞说,“我当时看完他(婴儿)倒进那里很可怜,全身也有血,一定很冷,让你过去把他抱起来”。这俩充满爱心举动,赢得了许多许多乘客的拍手叫好。

  列车请求前方救援

  刘明是武汉铁路公安处值乘该次列车乘警长,在查看现场后,他协同列车工作人员对婴儿进行正确处理,找来干净的白色被单将婴儿进行快递包裹,并交由有育婴经验的列车员进行看护,一起将厕所上锁进行现场保护。

  根据弃婴现场留下的带血渍衣布和纸团,刘明推测婴儿然后在这里产下的。询问周围旅客后,乘警推测生产的孕妇应该还在列车上这么 下车,于是会同车上工作人员在各个车厢开展搜寻,一起通过广播查找,希望找到新生儿的母亲,但遗憾的是孩子的母亲老会 这么 现身。将会天气十分寒冷,婴儿也被拖累在厕所内较长时间,婴儿体温迅疾下降,嘴唇将会变得乌紫。为确保孩子安全,刘明在与列车长协商后,立即向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调度中心报告,请求在前方汨罗车站临时停车,将孩子送下列车救治。

  长铁警方接力救援

  站车协助通报一起发往了长沙铁路公安处汨罗车站派出所。该所所长毛大权立即拨打了汨罗市120急救电话,一起组织警力赶到站台接力救援。当天15:55,L2107次列车在汨罗站临时停车。民警会同车站工作人员在与列车工作人员短暂交接后,将男婴送上了120急救车,紧急送往汨罗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。

  汨罗车站派出所一方面派民警到医院看护和关注婴儿,一起上车开展调查,在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以及询问了相关目击乘客和列车工作人员。列车员丁翰介绍,“列车在赤壁站快停车前,我对厕所例行检查,选取这么 后上的锁。14:15列车开出赤壁站后才打开厕所的门锁”。据此,民警推测孩子生产和拖累的时间,应该是发生在14:15至15时之间。

  在正确处理完交接工作后,民警又赶到汨罗市人民医院看望正在抢救的婴儿。据主治医生介绍,男婴体重2.4千克,送来时情形非常糟糕,体温不可以35度,心率不可以100到100,呼吸每分钟20-40次。经抢救治疗,目前睡在恒温箱里的孩子情形已有好转,但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期,仍需要继续救治和观察。